887700葡京手机版_点此进入

年薪可达70万,深圳招聘大学教师砸高薪

  收入几何,直击“打工人”的灵魂。高校青年教师群体,又岂能光剩一腔情怀?

  近日,深圳大学招聘教师的薪酬引发热议,年薪可高至70万,引来众多名校毕业生参与竞争。

  此次招聘,教师岗位实行预聘-长聘管理制度,这与传统的编制管理制度不同。我国高校早已开始了一场自上而下的人事制度改革,最终目的就是要取消高校教师编制。

  同济大学教育评估研究中心主任樊秀娣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预聘-长聘管理制度改革会给高校青年教师的薪资带来提高,“薪酬”换“稳定”的观念,青年人包括高层次人才普遍能够接受。

  高薪

  “年薪38~70万元/年;特别优秀的应聘者可直接入选学校‘3+1人才工程’项目,并享受15~20万元/年的专门工作报酬。”深圳大学最近发布《深圳大学2021年招聘教师公告》。

  深圳大学此次公开招聘教师150名,共有来自27个学院和单位的117个岗位。薪水诱人,招聘中有接近九成的毕业生来自A类双一流或世界排名前100高校,不乏清北等顶级高校毕业生。

  深圳大学给出的薪酬高么?樊秀娣表示,70万年薪在国内大学青年教师群体中属于高水准。

  与近期招聘的几所大学相比,深圳大学给青年教师的薪酬确实优渥。985高校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实行预聘制的博士(博士后)基础年薪为15万元,同在一线城市的首都经贸大学 “海外高层次青年人才支持计划”年薪在30-50万元(税前)。

  当然,樊秀娣指出,深圳地区总体收入偏高,大学吸引人才要和企业竞争,深圳企业对高层次理工人才开出的薪酬也不低,所以高校给到70万年薪也是市场运作的考量结果。

  今年是深圳特区40年,往昔的海边渔村,已成为全国城市GDP总量“四大天王”。深圳所在的广东省,2019年省份GDP位居全国第一。

  “支持深圳在教育体制改革方面先行先试。充分落实高等学校办学自主权,加快创建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指出。

  深圳大学是深圳开办的第一所大学,于1983年开学。上世纪90年代末高等学校管理调整,大量部属高校下放地方。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高低,决定地方能拿出多少经费供养大学,江苏、广东等一众地方高校逆势崛起。

  深圳大学2018年的经费接近50亿,985高校兰州大学2018年的决算经费仅有40亿。深圳一所地方高校的财力,令不少部属高校望尘莫及。

  编制

  深圳大学本年度招聘的教师岗位实行预聘-长聘管理制度,要求应聘者35岁以下,学校急需引进或特别优秀的应聘者可适当放宽年龄要求。

  “预聘-长聘”新体制是相对编制管理的旧体制而言的,旧体制即人们常说的“助教-讲师-副教授-教授”的晋升路径。

  中共中央、国务院2011年印发《关于分类推进事业单位改革的指导意见》,指出到2020年,要建立新的事业单位管理体制,高校取消事业编。

  新体制将教师聘用分为预聘和长聘两个阶段。预聘可被看作一种长试用期,通常以3年为一个聘期,试用考查期最长可达两个聘期共6年。若考查通过,则授予教师长聘终身教职。若考核不通过,则予以解聘或退出长聘序列。

  比如南京大学规定,特定岗位新进教师聘期3年,3年后未评上副高自动解聘。中南大学要求,新进教师工作期为2年,表现优良可续聘3年,期满未能晋升副教授,自行终止聘用关系。

  这种特征被形象地称为“非升即走”,意思是通过长聘考核如同飞升,不通过则赶紧卷铺盖走人。高风险高回报,高校一般采用年薪制,在待遇上进行补偿,这对青年教师是动力也是压力。

  预聘-长聘制度目前在国内高校已较为普遍,除一流大学建设高校外,不少经济发达地区高校如深圳大学也已实行或在部分院系实行。

  樊秀娣指出,预聘-长聘制度是国内高教管理趋势,国外实施得更早。加之现在高层次人才数量不断增加,在求职、就业时也只能接受这个现实。另外,没有编制但薪酬较好、环境相对宽松的工作,高层次人才也能接受。

  深圳大学的薪酬引发热议,一定程度上源于我国35周岁左右的高校青年教师收入水平普遍偏低。麦可思研究院发布的2018年大学教师生存状况研究显示,83%的大学教师对工资收入不满意。

  对大学教师而言,早年悬梁刺股,从重点中学到名牌大学一路读硕读博,并通过高校教师岗位遴选最终成为一名大学教师。无奈发现,高学历并不等于高工资,也是起早贪黑的打工人。

  流动

  这场自上而下的去编制改革,意在盘活高校教师流动的市场机制。

  今年山西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发布《关于深化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公立医院人事管理改革有关事项的通知》,涵盖诸多重量级新政。

  其一,取消对高等院校年初统一下达增人计划的管理模式。这是全国范围内第一个将拟定增人计划的权力下放到学校层面的文件,意味着学校每年招聘多少人新增设多少岗位,由学校全权负责,国家只保有监督权。

  如若全国推行,高校越发两级分化,财政实力雄厚的东部沿海高校可使劲招人,而中西部高校乏人问津。以前还有编制加以平衡,如今没了稳定那就看高薪,人往高处走。

  在近年人才争夺战中,深圳砸钱多出力猛。根据软科统计的中国各高校2020年“杰青”当选数,来自深圳的南方科技大学是引进“杰青”数量最多的高校,多达22名。深圳大学也不少,达9名。

  其二,对具有正高级职称或具有博士学历的高层次人才,其流动可不受流向限制。如此学术大佬没了编制的束缚,可以更自由地流动。

  樊秀娣认为,促进中西部欠发达地区高等教育健康快速发展是一个社会系统工程问题,“人往高处走”只是问题之一。

  短时期内薪酬对人才走向可能影响较大,但市场会做出理性平衡。高层次人才涌向发达地区,竞争激烈,自然会有人愿意往其他地方走。

  樊秀娣指出,人创造环境,环境也造就人。中西部地区只要工作氛围和环境好,同样可以涌现大量优秀人才。要鼓励中西部高校充分利用和挖掘自身优势吸引人才,国家也要对中西部高等教育发展制定资金资源投入的托底、保底政策。

  在薪酬待遇上,经济发达地区对欠发达地区的师资队伍培养构成挑战。不过,即使没有其他高校挖墙脚,其他高薪行业也会抢走教育人才。

  薪酬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人才的走向,毕竟光靠教育情怀留不住人。

责任编辑:eponine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