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7700葡京手机版_点此进入

传承中创新: 百年老校的教育理念生长与课堂范式变革 ——深圳市龙华区民治小学校长陈丽玲访谈录

  陈丽玲,高级教师,广东省特色教育项目主持人,深圳市教科研先进工作者,深圳市三八红旗手,深圳市龙华区教育突出贡献奖获得者,著有《语文智慧教育实践探索》《窗前谁种智慧花》等7本教育教学专著,形成了“教科研训四位一体”的办学思想和治校理论体系。

  2016年10月,陈丽玲调任深圳市龙华区民治小学校长。民治小学是一所百年老校,有着独具特色的历史传承与较为厚重的文化底蕴,但是,由于软硬件的制约与社会需求的变化,这所百年老校也有着自己的问题与不足。基于此,陈丽玲引导全体教师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提出了学校发展的五年规划,通过课堂变革年、课程建设年等“一年一专题”的递进式探索,取得了较好的成效。近日,本刊记者走进民治小学,与陈丽玲校长就“百年老校的教育理念生长与课堂范式变革”进行对话,籍此大致可以了解民治小学在传承中创新的发展路径。

传承中创新: 百年老校的教育理念生长与课堂范式变革  ——深圳市龙华区民治小学校长陈丽玲访谈录

  理念重塑

  《广东教育》:教育理念是一所学校发展的核心引领。作为一所老校,往往都会有其自身的教育理念系统。为什么您会想到从教育理念着手进行变革?

  陈丽玲:培养人才的主要场所在学校,而在新的时代背景下,教育理念、目标、形式和内容都发生变化,为了实现新的培养目标,客观上需要学校发生相应的变革。有鉴于此,民治小学站在一个全新的时间节点,如何转型变革有机更新?如何处理好继承与创变的关系?如何让“老树发新芽”实现再次的转型升级、跨越式发展?这是我们经常思考与探索的主题。

  治者,从水从台(胎),溯源疏浚、导流整理之义。民治小学之名,有天下大安、自主管理之意,学校以此为精神内核进行传承更新,在我来这个学校之前,“三自教育”就发展成为了学校办学的特色理念。那时的“三自教育”,是指自我教育、自主学习、自我发展。在一定意义上,这促进了师生的自主发展。但是,久而久之,这也带来的一个个体发展与团体发展的矛盾问题。

  时代是不断变化发展的,为了适应时代精神、社会需求与学校愿景,教育理念也要不断演进,不断生长,不断丰富。在深入调研的基础上,我引导学校对原“三自教育”进行了迭代思考,在传承的基础上提出了新“三自教育”,即使命自觉、行为自主、角色自立,尤其是使命自觉的提出,有效解决了实践中过于强调自我教育自我发展所衍生的私利性问题,极好地呼应了立德树人教育根本任务与新时代教育发展需求。

  《广东教育》:请具体阐述一下新“三自教育”理念的内涵。

  陈丽玲:所谓“三自”,即是自觉、自主、自立。

  自觉者,觉察自身。古语云:“静生定,定生觉,觉生慧。”专注出觉察、觉察出智慧,仰观俯察,深思熟虑,自觉之过程实为自我教育之初也。对于学生而言,“觉”是对知识、能力和品质的认知、体悟和养习的起点,自觉者更加明白“我是谁,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自主者,主导自己。人之自主皆赖于方法,反思总结之智也。得其法,则难事不烦;不得其法,则易事亦难。基于教育对象而言,“自主”则重在行动,善自主者必善思、善谈、善合作,晓畅通达,方可自主;还重在行动的品质,在乎行动是否条理精细、有始有终。

  自立者,确立自我。人之自立重在人格,自我确认之道也。古人云:“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所立者,意义价值也。人之成长发展,所学所用、知识能力皆归于精神人格,自立之意实为自我发展、人格丰满。自立之能,在乎精神、价值之确立。

  人必先自觉而后自主,先自主而后自立。“三自”贯通,成长之道。这是我们进行教育理念创新的主旨追求。基于此,我们的新“三自教育”包含使命自觉、行为自主、角色自立的螺旋式上升结构。

  使命自觉,即觉察自身。在确立自身角色基础上,明确自己所肩负的使命、责任。这是一种内在自我发现、外在创新的自我解放意识,指自己有所察觉、有所认识而主动去做,表现为对自我存在的必然维持、发展。

  行为自主,即自主发展。在明确角色和使命之后,寻找达成使命的方法路径,并自主采取行动,进行自主学习、自主发展,遇事有主见,学会独立思考,能对自己日常的学习、生活、道德等各方面的行为举止负责。

  角色自立,即确立自我。指的是确立自己在学校办学中的角色定位,自我独立,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不依赖别人,能自我完成一件事、一个项目,凡事自立自强。

  《广东教育》:在“三自教育”理念生长与更新过程中,给学校带来了怎样的变化?

  陈丽玲:民治小学的发展凝聚了历任校长的心血与智慧,我接任校长后注重在尊重、保护和继承的基础上立新,比如我们继承了“让每个师生都得到健康和谐发展”的办学理念,同时对于“三自教育”特色教育理念进行创新性阐释,并不断丰实其内涵与形式。如此一来,新“三自教育”理念的引导与实践增强了教师的使命感、责任感,引导教师由“小我”走向“大我”,使教师的自我发展与学校的大我追求相结合,从而使教师在角色感、使命感的成长中获得价值提升。

传承中创新: 百年老校的教育理念生长与课堂范式变革  ——深圳市龙华区民治小学校长陈丽玲访谈录

  课堂重构

  《广东教育》:教育理念的有效落实离不开具体的实践路径。请问新“三自教育”理念是如何有效落地的?

  陈丽玲:通过对学校的调研以及课堂观察,我发现制约学校发展的关键因素有两个,一个是教师精神状态因素,一个是教师团队价值追求问题。以前,旧“三自教育”带来的一个主要问题是往往会促使教师各做各事,甚至各行其是,导致学校优秀团队没有很好发挥作用,从而教师自我发展空间也受限。新“三自教育”通过使命自觉回答了这一问题,通过促使优秀团队变革与发展带动个人变革与成长,实现行为自主、角色自立。

  由于课堂是教育教学的主渠道,也是体现特色教育理念的落脚点,所以,我们通过聚焦课堂范式变革来实现学校“三自教育”理念的有效落地。

  《广东教育》:这体现了你们怎样的教育思考?

  陈丽玲:我们的课堂范式变革是在一种时代大趋势与教育大背景下开展的。首先,在2016年9月,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研究成果发布,基本内涵三方面其一就是“自主发展”,强调学生能有效管理自己的学习和生活,在“学会学习、健康生活”中均指向学生自身的能动性、自主性、积极性。2019年2月,《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印发,其中将“创新人才培养方式,推行启发式、探究式、参与式、合作式等教学方式以及走班制、选课制等教学组织模式,培养学生创新精神与实践能力”明确为面向教育现代化的十大战略任务之中。其次,未来社会对人才的培养提出了新的要求,越来越趋向于“国际化、智慧型”,人们本身的“意志力、适应力、问题解决能力和创造力”等必备品格和关键能力的养习与课堂教学、学校教育的方式也有极大的关联性。最后,在区域内,龙华教育提出了“践行‘积极教育’理念,深化学校改革”的教育愿景,为学校课堂变革营建了良好的教育生态。

  基于此,我们将课堂教学方式变革总方向定为:以罗杰斯“学生为中心”的教育哲学为指导,突出学生学习的自主性,重视学生在课堂中的主动性、独立性和能动性;突出课堂中师生与生生的交互性,重视学习方法与策略的指导;突出教学活动的生命性,重视“立德树人”与“知情意行”的融合统一;突出教学辅助方式的智能化,重视现代教育技术的融合与运用。最终,促进学生活泼、健康、自主发展,促进提升教师专业、转变课堂方式、提高教育教学水平。

  有必要说明的是,我们所说的“课堂范式”是自主课堂实践的参照系、模式或结构原型,更是教师在实践与创新过程中应遵循的某种逻辑、规则和理念。课堂范式,只是起到一个榜样、示范作用,而不是固化的。在大的范式引领下,我们强调教师要有自己的自主性,由此,教师便能在“大我”中实现“自我”,这也就是我们一直强调的要在传承中创新。

  《广东教育》:通过您的阐述,很好展现了你们的教育理念生长与课堂范式变革之间的关系。作为新“三自教育”理念的核心突破口,你们具体提出了怎样的课堂范式?

  陈丽玲:我们建构的是“PACS自主课堂”范式。“PACS”是项目(project,名词)、自主(autonomous,形容词)、合作(cooperate,动词)、表现(show,动词)等四个词英文首字母大写的缩写,“项目、自主、合作、表现”是自主课堂教学范式中最基本的四个要素。在我们的自主课堂中,项目是学生学习探究的主要任务,比如语文的学习主题、数学的大问题,美术的作品创作等;自主是我们课堂变革中最重要的标识,意味着我们的课堂是以学生为学习主体,既有学生独立的质疑、分析、实践、创造等自主学习,也有学习小组的讨论、交流、探究等自主学习;合作是学生学习探究主要任务时必备的一种方式,可以是同桌、小组形式的生生合作,也可以是师生合作、亲子合作等;表现是学生呈现学习成果的方式,不同的学生、不同的学科、不同的学习成果表现的方式也不一样,比如音乐作品展演、英语剧表演、科学实验结果汇报等。“PACS”是自主课堂呈现的一种新样态,它的主角是学生,教师在基于不同年段学生身心发展特点的基础上,尽可能地搭建平台、创造机会给学生自主学习、合作探究、展示汇报。

  《广东教育》:请简要说明一下“PACS自主课堂”范式的基本结构和样态。

  陈丽玲:我们的自主学习是一个完整的学习链,它包括学习前置部分、课堂教学部分、课后延展部分。学习前置部分,我们称之为“自主研学”;课堂教学部分,我们称之为“自主探学”;课后延展部分,我们称之为“自主展学”。这里所说的“PACS自主课堂”范式是针对课堂教学部分而言,是一种新型的课堂教学范式,且有自己最基本的、相对稳定的结构,具体表达为“确定任务、自主学习、成果展示”这三个最主要的环节,但不同学科、相同学科不同年段的课堂教学范式在基本范式的基础上会有相应的变化,至今,已探索出了14个具体的自主课堂学科范式。通过学科课程标准和学科素养深度学习、研制和学习“自主课堂观测量表”、自主课堂团队综合技能比赛和历经一年、全员参与的自主课堂认证等路径与策略,形成了“以学习者为中心”的课堂新样态。

  《广东教育》:我们知道,课堂和课程是密切相关的,为了落实这个课堂范式,学校在课程上做了哪些设计和创新呢?

  陈丽玲:校本课程是特色教育理念的载体。在课程结构上,我们根据课程功能和学校育人目标分为了横与纵两个结构。横向上,按课程功能划分为启慧(基础性课程)、生慧(拓展性课程)、展慧(选择性课程)、践慧(综合性课程)四大课程领域;纵向上,根据学校育人目标将课程领域划分为语言与人文、思维与数学、运动与健康、艺术与审美、品德与社会五大课程领域。

  在课程实施上,我们以“2020课程建设年”为变革主题,通过自主研修、读书分享、校园观察、课程规划论证、课程资源建设、课程实施等策略,保证科科有“1+N”的综合课程,课课有学本或课程资源,每年有课程展示周等路径与策略,有效地将“三自教育”理念贯彻落实到学校教育教学各个层面。

传承中创新: 百年老校的教育理念生长与课堂范式变革  ——深圳市龙华区民治小学校长陈丽玲访谈录

  环境重整

  《广东教育》:在“三自教育”理念的引领下,学校通过共同建构“PACS自主课堂”范式以及特色化校本课程,初步实现了“变课室”“变课表”“变课堂样态”三大变革。这种变革,其实就是一种校园教育大环境的重整。

  陈丽玲:古人说:“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想要有所创新,就必须改变环境。这是我们面对学校实际的选择,更是时代发展所带来的选择。

  我们不仅是一所百年老校,也是辖区内唯一一所保持原村办风貌的小学,其现有面积、建筑设施、办学资源已经超负荷运转。这就带来了办学空间与时代发展、社会需求的矛盾问题。而且,要有效达到学校发展愿景,也需要我们对学校大环境进行重整,这既包括物理环境空间的重整,也包括文化环境空间的重整。

  客观地说,一所老校多少都会有“负能量”,比如认为办学就是抓成绩,教学方式固化,安于现状者居多,学校教育生态、教师家园意识、家校关系等离理想学校有很大差距。学校要变革,就必须消灭这些“隐形杀手”,凝聚学校发展的“正能量、超能量”。为此,我们先后摸底课堂230余节次,发起了《学校文化认同》调查表、发出《共建我们的学校》意见征求,收集建议近530条,收回问卷和建议近11万字,开展座谈、家访、研讨会等近千人次。在这种以尊重为前提的文化认同中,我们统一了“古朴、雅致、书香”的校园文化主基调,提炼了“勤奋笃行,积极有为”的教师精神符号。与此同时,创建新的文化标识。在基于认同、尊重和传承的文化重构理念中,学校改善办公室环境、装修设计教师餐厅、党支部积极开展谈心谈话、中层行政转变工作作风,为教职工创建了一个和谐安详、民主公正的教育生态。在这样体面、有尊严、身心安全的工作环境中,逐渐人心凝聚、能量满满。因此,我们提炼出新的文化标识,即“大我”文化;形成了新的办学愿景,即“民治小学,我们的学校”。“大我”现已成为每个民治人的精神底色,成为学校文化新的标识。

  这就是“以形促行”,以环境改变促进教师改变,从而实现学校整体变革。

  《广东教育》:对于学校未来的发展,你们有着怎样的愿景?

  陈丽玲:在新“三自教育”理念引领下,学校的校园环境文化、教师思维观念、课程课堂样态、学生精神风貌都发生了较大的变化,其形势持续向好。立足当下、面向未来,学校也有更好的期许和长远的布局。

  一是未来校园建设蓝图。学校将启动校内改扩建工程,增加和提升教室、功能室、运动场馆、地下停车场、教师过渡性宿舍等功能,并对其他建筑外立面、教育教学配套设施设备进行整体提升,使之建设成为区域内又一座所有文化内涵、有办学品位、有特色品牌的美丽校园。

  二是智慧校园建设蓝图。我们积极抓住龙华教育未来校园创建契机,建设一个以5G网络环境为基础、以课程学习积分为主的“儿童成长轨迹”智慧导航系统。采用学生一键认证的方式,自动采集和人工评价相结合的方式,记录学生在校园中的“课程学习、体育运动、行为习惯”全过程的相关信息和数据,利用大数据的诊断分析功能定期反馈学生成长报告,为学生发展和教育教学提供决策依据。

传承中创新: 百年老校的教育理念生长与课堂范式变革  ——深圳市龙华区民治小学校长陈丽玲访谈录

责任编辑:韦英哲 吴萃贤

网站地图